欢迎来到 - 种子文章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诗歌大全 > 格律诗 >

诗人太脆弱,被批评竟急得打人

时间:2018-04-16 10:27 点击:
方祖岐顾浩丁芒孙友田“近年来,中国诗坛对百年新诗进行反思纪念,成为热门话题,或评百年优秀诗人,或选百年优秀新诗……遗憾的是思路多偏,对弊端视而不见,文

诗人太脆弱,被批评竟急得打人

  方祖岐

  顾浩

  丁芒

  孙友田

  “近年来,中国诗坛对百年新诗进行反思纪念,成为热门话题,或评百年优秀诗人,或选百年优秀新诗……遗憾的是思路多偏,对弊端视而不见,文过饰非,甚至是非美丑颠倒,成为闹剧。”曾担任《诗刊》副主编的老诗人丁国成这样评价诗坛现状。而昨天在南京举行的江苏创建中国特色新诗体研讨会上,更传出诗人因受人批评而倍感“委屈”,进而打架的奇闻。由江苏省文联、江苏省作家协会指导,江苏省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办的这一新诗体研讨会,吸引了方祖岐、顾浩、凌启鸿等和众诗人出席。大家认为诗坛的批评必须来真的,新旧诗急需创新融合。

  诗坛“怪现象”:大家一团和气,受不得批评

  表面热闹的中国诗坛其实“虚火”很旺。江苏省中华文化促进会名誉主席、江苏省委原副书记顾浩说,近段时间,他对中国诗坛给予了更大关注,各种各样的诗会很多,但他发现,就会议所体现的内容来说,有“两个不完全一样”:公开说的和私下议的不完全一样;诗会上论的和社会上评的不完全一样。他说,最近一段时间里,不少诗会上,一味地只对自由体新诗唱赞歌,对存在的问题,很少触及,这对繁荣中国诗歌没有好处。如果只允许说好话,不让人说半个“不”字,实在是不可取的。江苏提出创建中国特色新诗体,引起了不同意见的讨论,这是好现象,不是个别人说的“混乱现象”,也不是个“伪命题”。诗是人民创造的,诗是属于人民的。诗一旦从内容到形式离开了人民,诗的衰亡就是无可置疑的了。群众需要诗,自由体诗离开群众,群众会很伤心。

  著名诗人黄东成则说,当前诗坛的矛盾不是现代诗和传统诗的矛盾,而是诗与非诗的问题,这既在新诗,也在旧体诗中存在。新诗中存有无诗意的口水诗,旧诗中也存在,即写成分行就称为诗。诗坛一团和气,大家都不愿意去捅破这层问题的“窗户纸”,诗人不能批评。他刚到深圳参加一个国际诗会,在诗会上有诗人讲到一个匪夷所思的例子:外省一名诗人获得某奖,有人对其得奖诗中的诗提出批评,这个著名诗人竟然急得打人。还有的诗人,在微信圈里看到别人对他的诗提出不同意见,就骂人,将其拉黑。

  著名诗人孙友田则说,诗歌文本的优秀和数量不成正比。不少诗歌脱离生活,我们看到的内容中更多的是荒诞,读到的更多的是晦涩。前几年出现的“下半身”写作和垃圾诗歌,把“崇低”观念推向极致。

  诗歌怎么走:新旧诗向对方靠拢,进行创新整合

  著名诗人丁芒认为,解决诗歌目前存在的无诗意或者过于晦涩的两个极端问题,首先要认识到,中国汉语诗歌必然沿着新诗方向发展,不会复古。目前,新诗和旧诗两个创作人群并存,新诗和旧诗各有优长,但也有缺失,新旧诗互补是大势所趋。具体地说,新诗的优点是,个性解放,形式自由,意象丰富,深度构建。缺点是走向极端后封闭化、庸俗化,只重语义,无视语音,造成诗的音乐感彻底消失。当代旧体诗的优点是诗歌形式艺术的高度完美,高度凝练,不足是缺乏创新精神,形式驾于内容之上,意象化功夫不足。建构汉语诗歌的主流诗体的理想要求是,内容民族化,形式大众化,利于华人社会接受和利用。

  江苏省中华文化促进会名誉主席、原南京军区政委方祖岐上将说,经南通诗会、江宁诗会、太仓诗会和本次诗会,初步回答了诗体究竟怎么改、新体诗歌是什么样子等急待解决的问题。江苏省作协成立创建“中国特色新诗体”课题组,推出的百首新体诗歌,体现在三种体式:第一种是新体诗。称谓多样,如“现代格律诗”“新格律诗”“新古体诗”“格律新体诗”,还有顾浩的“金陵八韵体”等。第二种是新体词。称谓有“新古体词”“自度词”“度词”等。第三种是新散体诗(词、曲)。体式更自由,语言更大众化,且具诗文一体性。

  记者了解到,在创建中国新诗体的探索中,丁芒提出的“自由曲”,顾浩提出的新诗体四大“猜想”、“八韵体”,方祖岐提出的“自度词”和新诗体“三种发展定式”,王同书提出的“三分天下”、“删繁就简”等都起到推动作用。他们有创作、有理论,全力推动诗歌改革。

  扬子晚报记者 龚学明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