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种子文章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解梦 > 最常做的梦 >

一个拥抱一声“谢谢”圆了建德徐大伯40年的梦

时间:2018-02-13 00:39 点击:
“上海恩公”已去世10年,但见到他的儿子,终于了却心愿 徐大伯与“恩公”的儿子握手。 对徐大伯而言,昨天是一个大喜的日子——在建德市公安局大同派出所民警和钱江晚报记者的陪同下,他要奔赴300多公里以外的上海,寻找对他全家人曾伸出援手的江阿毛。

“上海恩公”已去世10年,但见到他的儿子,终于了却心愿

一个拥抱一声“谢谢”圆了建德徐大伯40年的梦

徐大伯与“恩公”的儿子握手。

对徐大伯而言,昨天是一个大喜的日子——在建德市公安局大同派出所民警和钱江晚报记者的陪同下,他要奔赴300多公里以外的上海,寻找对他全家人曾伸出援手的江阿毛。 而这一天,他盼了40年。

“是他!是他!”

他记挂的恩公却已逝10年

早上6点,警车从新安江出发了。

“阿毛真是个热心人啊,当年如果没有他的帮助开导,我们真的差点撑不下来了……”一坐上车,徐大伯就忍不住又向我们说起当年遇到江阿毛的情景。老人有些兴奋,一路上,一边说,一边感叹。不过,一进入上海,徐大伯就开始急切地四处张望。“这里你熟悉吗?”他摇着头回应我。为了给两个儿子看病,徐大伯其实已经来过上海许多次了,但对于上海,他所熟悉的只有北京路、南京路和新闸路,因为这些地方都在当年江阿毛的住所附近——上海市北京路新闸路57弄,这是他记挂了半辈子的地方。

4个半小时后,我们终于到达了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南京东路派出所。建德市公安局大同派出所党支部副书记张剑告诉记者,根据一位在上海工作的建德老乡提供的线索,有位情况几乎重合的江阿毛户籍曾经在这里,很有可能就是徐大伯寻找的恩公。

徐大伯匆忙地下了车进了派出所。“是他!是他!”看着户籍信息上江阿毛的照片,徐大伯有些激动,“相貌都还一样的,就是比当年瘦了。”但是在这里,他也等来了一个让他有些失落的消息——江阿毛和妻子在2007年前后已经去世了。“我想过的,他们可能都不在了,不管怎样,我还是要见见他们,哪怕是照片。”他喃喃自语着。

好在,江阿毛的儿子江明还在上海工作,并在户籍信息上留有住址、单位地址和电话。南京东路派出所的民警当即拨打了江明的电话,但连续打了几个都无人接听。

谢谢谢谢!”

为说这一声感谢,他等了40年

下午一点多,一位身穿黑色制服、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步履匆匆地赶到了南京东路派出所。

“你是建德叔叔吧?你样子都没变,就是头发白了。”话音刚落,徐大伯就和中年男子紧紧地抱在了一起,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就是江明了。

相拥的那一刻,他们的眼眶都有些红。

“我记得徐叔叔,当年他来我家时我十一二岁,还在读初中。现在我都53岁了,完全想不到,叔叔会来找我。”江明告诉记者,自己在一家企业做安保工作,上班时不能接电话,中午一看到民警发来的短信,就赶紧过来。

江明说,父亲江阿毛是个心地善良的人,“当时,我们家境也不好,爸妈都是普通工人,我们三口人住在20平方米的房子里。徐叔叔一家来就像亲戚来了一样,现在有种找到了亲人的感觉。”

徐大伯不住地道着谢,将自己准备好的红包和建德特产递到了江明的手上。“圆梦了!虽然阿毛不在了,但见到了他的儿子,我这个怀了40年的心愿也实现了。”分别前,徐大伯和江明也互换了联系方式,“这样以后就能常联系了。过几天,我和老伴一起再来上海,去给江阿毛夫妇烧一炷香。”

从1月30日,建德市公安局大同派出所党支部获悉徐大伯的心愿,到昨天的顺利见面,在浙沪两地警方和热心人的共同努力下,这场跨越了40年的寻恩公历程终于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